如松:為什么都在掩耳盜鈴?

作者:如松 2016-12-08 14:42:56

  任何一間中央銀行,從進行貨幣超發的那一天起,就希望將超發的貨幣趕入特定的領域,這個原理并不是今天發明的,我在《如松看貨幣之道》中曾經論述過,元朝就已經發明了這一原理,這是一個古老的招數,當代人不過是鸚鵡學舌而已。

  但是,當代人還是有自己獨到的貢獻,不讓古人獨美,那就是發明CPI指數,忽悠大眾。

7.jpg

  前些年,阿根廷曾經因為數字造假問題,被IMF譴責;委內瑞拉干脆不再發布部分經濟數據,因為他的數據沒有意義,估計也就沒人搭理。即便普京大帝也很可能是造假的高手,因為2014-2015年兩年合計俄羅斯的通脹率是20%多,可用盧布標價的金價上漲了大約一倍,黃金是相對客觀的家伙。可是,普京在任何場合都不會臉紅,這是政治家必須具備的“優點”,否則,就成不了大帝了。

  當代世界,通脹數據只是一個參考的指數,都不可能全面反應居民生活成本的變化(CPI的原意就是反應居民生活成本的變化),這與取樣、商品權重、一攬子商品組成等技術因素相關,但也與權力相關。

  當ZF、央行和數據的發布部門相對獨立的時候,這些數據是基本可以相信的,因為誤差主要是技術因素引起的。可是,當ZF、央行和數據發布部門本身就是“一家人”的時候,這個數據就有了問題,因為利益攸關。

  2016年1月起,統計局進行五年一次的基期輪換原則,對CPI構成分類及相關權重進行調整,這無可非議。關鍵是調整的具體辦法。最主要的變化是:第一,將食品與煙酒合并,構成新的“食品煙酒”。如果合計后的食品煙酒與合并前的食品與煙酒簡單相加,自然就沒意義了。據華爾街見聞報道估計的數字,煙酒占CPI的比重由老口徑約3.5%放大到新口徑的5.5—6.5%之間,煙酒的價格一般是比較穩定的,可是,很多人不喝酒不抽煙,抽煙喝酒的人也在減少,所以,這種做法就是摻沙子,至于煙酒擠占了那些商品的份額咱也不清楚,但估計擠占的是價格漲幅比較大的商品份額的可能性應該更大。第二,摻沙子完了之后就是“動手術”,據華爾街見聞報道的數據,食品的權重在統計CPI的老口徑中占比約32%,新口徑中下降到17—21%,直接調低了三分之一左右,這部分讓出來的權重讓給誰?自然是與生活相關性比較低的商品(食品與生活的相關性應該是最高的,每餐都不可少)。

  通過摻沙子加上動手術,去年到今年的CPI美觀了不少,當然可以讓央行放膽放水。但調整之后,這個通脹數據的意義下降了,如果繼續美化,這個數據干脆就可以不理了。

  其實,這不是大國獨有的現象,印度更絕,將很多非生活必需品的價格計入CPI,這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。大國,印度、俄羅斯都是金磚國家,但是,似乎僅僅是外表包了一層金色的紙張而已,內部怎么樣,都心中有數。

  所有的做法都是為了多印鈔。第一個手段是將這些超發的鈔票趕入特定的領域,為財政增收;第二個手段就是美化CPI指數,掩耳盜鈴。最根本的原因是,ZF用正常的稅賦無法維持自己的運轉,需要大量求助鑄幣稅,這金磚國家的成色,也就顯示出來了。巴西和阿根廷也都是難兄難弟。

  話說回來,如果在經濟高速增長期,這種糊弄還是可以的,因為資本流入,也因為經濟高增長帶來財政收入高增長,匯率就可以穩定,此時,各種對CPI的梳妝打扮措施就意義不大。可是,當經濟逐漸失速以后,這種梳妝打扮并不能解決問題,此時,資本流動和財政收入無法支撐匯率,雖然可以打扮CPI的數據,但金價、匯率可以更準確地反映出真實的通貨膨脹水平,即便將這兩樣實行管制,還有黑市,委內瑞拉已經管制很多年了,美元兌玻利瓦爾的官價最近幾年也沒有變動、異常穩定,但掩蓋不了實際匯率暴跌、通脹惡性發展的事實,最終,百姓為了生活搶商店,只能軍管。

  這些掩耳盜鈴的招數對于未來一點意義都沒有,唯一的用處就是將ZF的信用消耗殆盡,當民眾徹底不再相信那些數據的時候,一切也就結束了。

  現在,就是轉折期,就在開始不相信的路上。

守车人电子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