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松:緊急戰備,老朋友、老套路

作者: 2016-12-08 15:30:20

  本世紀初期,津巴布韋貨幣成為國際金融史上的笑料,在2000年前后開始爆發超級通貨膨脹,貨幣超級貶值,穆加貝大叔不依不饒地在津元的后面加零,結果,制造出世界上最大面值的百萬億津元鈔票(下圖)。

  長期的惡性通脹掏空了企業和個人的所有財產,也摧毀了津巴布韋經濟。根據IMF的數據,2006-2008年的經濟增長率分別為-3.5%、-3.6%、-17.6%。實際上,如果考慮本幣對美元的貶值,按美元來計算,這些時期的經濟增長都是災難性的。比如:即便經濟增速是零,如果貨幣兌美元貶值50%,相當于自己的經濟規模和國際購買力下降了50%,上述用本幣計算的經濟萎縮(或增長)的數字不過是穆加貝大叔的把戲而已。

  無奈之下,穆加貝于2009年取消了津元,實行美元、南非蘭特、博茨瓦納普拉等一攬子貨幣的方案,經濟隨之恢復,2009-2011年的經濟增長率分別為5.8%,8.1%,9.3%,通貨膨脹也相對較低,比如:2010年的通脹率大約為3%。人民生活自然會恢復,也就不用再坐火車或汽車跑到鄰國打醬油了。

  2015年,津巴布韋央行用美元回收了市場中流通的津元,100萬億津元的紙幣王中王折價40美分。

  到這里,給人們的感覺就是穆加貝大叔已經徹底洗心革面,為人民服務。

  有次,穆加貝大叔訪問中國(似乎是2014年那次),北京一位朋友說:是不是老朋友傳經送寶來了?當時本人還給穆大叔美言:穆大叔已經“從良”,自己不再印鈔,境內流通美元,經濟增長和通脹數據都不錯。就是因為上述原因。

  可是,穆大叔注定無法長期“從良”。

  津巴布韋是個典型的獨裁國家,穆加貝擁有絕對的權力。雖然居民未必真心擁護他,但因為他掌握著軍隊,也就不敢反抗。2008年的總統選舉,穆加貝所得的票數不及反對黨候選人,但由于反對黨候選人的得票率也未達到半數,因此,需要進行第二輪選舉。但后來,反對黨候選人主動“讓賢”,退出了選舉,穆加貝理所當然地再次當選津巴布韋總統。那么,反對黨候選人(也就是反對黨領袖摩根·茨萬吉拉伊)為何面對大好形勢主動退出選舉哪?是這樣的:穆加貝為了當選總統,制作了很多假選票,后來被反對黨發現了,這還了得?按說是很大的事,但在穆加貝大叔那里根本就不是事,他索性出動軍隊,要剿滅反對黨。結果,反對黨候選人嚇得屁滾尿流地跑到了贊比亞。再后來,南非總統祖瑪帶著南部非洲六國元首一起出面調停,穆加貝最終同意讓反對黨候選人摩根·茨萬吉拉伊做總理。不過他這個總理不僅可有可無,還很憋屈。據說,國防部長某次有一份文件要總理簽字,總理拒簽,國防部長直接用槍頂著總理的腦袋逼他簽。穆加貝既然有這樣“光輝”的歷史,2013年也就順利地再次“當選”總統。

  穆加貝用美元作為本位貨幣,面對奧巴馬的眼神,估計印假美元的膽子還沒有。同時,津巴布韋的很多外債都已經逾期未還,再借外債也就難了。這決定穆加貝必須依靠正常的稅收過日子。可是,穆大叔的政權與委內瑞拉的馬杜羅沒什么差別,是近乎軍政府的獨裁統治。軍警的待遇一定要有保證,否則無論穆大叔在軍界有多高的聲望,長期以往軍隊也就不會再給他賣命,這是性命攸關的事。同時,穆大叔還要“瞻仰”大量的家丁、護院(政府雇員)維持社會穩定。還有,估計穆大叔也需要給自己的黨|派成員一些補貼,讓大家的日子過得去,否則沒人“抬轎子”,也很麻煩。這樣一來,財政支出就是剛性的,很多時候特別是經濟發生波動時就會超過社會的承載力,這讓津巴布韋的財政赤字有了悠久的歷史。據公開報道:1990年到2014年之間,津巴布韋政府年平均財政赤字占國內生產總值的2.59%,1992年達到7.51%(按同時期津巴布韋的通脹水平,或可基本肯定這些數字被做了手腳,有水分。以穆加貝在國內一言九鼎的地位,做點手腳也是手到擒來)。歐美制裁,加上賴賬不還,穆大叔也就沒處再借債。長期財政赤字,又沒法借外債,就會導致一個結果,穆加貝的“從良”之路就只能終止。

  今年5月初,傳言津巴布韋央行要發行債券貨幣(最終的根源還是赤字),美元現金荒就開始愈演愈烈。5月4日,津巴布韋央行行長宣布:為緩解美元現金危機,津巴布韋將發行價值2億美元的債券貨幣,同時采取恢復多貨幣體系、限制取款金額的一攬子金融改革方案。消息傳出,人們就開始心驚膽顫,擔心已經廢除的津元會借尸還魂。雖然央行一再辟謠(很多人都已經有經驗,謠言一般都是現實),說發行債券只是應急措施,現在并不具備發行津元的條件,但由于津巴布韋民眾對當年津元產生的惡性通貨膨脹記憶猶新,紛紛到銀行提款,生怕再過幾個月就只能取出債券。在此情況下,銀行無力承受擠兌,所有銀行的每日取款額度都遠遠低于央行要求的1000美元,最低的每天50美元,最高不過300美元。很多民眾徹夜排隊,只為取到50美元。

  由于津巴布韋的生活用品和工業用品嚴重依賴于進口,在美元現金短缺的情況下,津巴布韋的商人無法給外國供應商及時匯款,導致一些生活用品再次出現嚴重短缺,食用油、柴油等物資價格上漲,通貨膨脹上升。穆加貝將矛頭指向中國商人,批評中國商人不把在津巴布韋賺得的美元存進本地銀行,而是寄回中國。這就是一些人的老朋友。

  但是,不管嘴上怎么說,沒有鑄幣稅,穆加貝的日子是過不下去的,總要揭開最終的面紗。結果,新華社11月27日報道,津巴布韋央行27日公布了即將發行的債券貨幣票樣,并表示醞釀了半年之久的債券貨幣(下圖)將于28日起正式發行、流通。津巴布韋央行表示,債券貨幣包括面值為2元和5元的紙幣以及面值為1元的硬幣,將與美元等價流通。

  這就是津巴布韋債券貨幣。既然津巴布韋債券貨幣的樣式與100萬億津元的樣式相近(都有三塊大石頭),估計結果也就只能一樣。

  可以預見的是,既然津巴布韋央行規定了債券貨幣與美元的固定比值,市場上就會發生劣幣驅逐良幣的法則,美元將迅速被收藏,劣幣充斥并實際貶值。預計明年,債券貨幣兌美元就會明顯貶值,通脹上升,財政赤字擴大,逼迫穆大叔印更多的債券貨幣彌補財政赤字。為什么這么快?在2009年前的七八年間,穆加貝主導的官方貨幣市場(正規軍)與民間的市場(游擊隊)進行了充分的斗智斗法,穆加貝與津巴布韋人民實現了充分的“互動”,現在的津巴布韋人民已經進入了緊急戰備狀態,腿腳練的很硬朗,程序也背的很滾瓜爛熟,拿到債券貨幣之后,除了購買生活用品之外,就會跑步購買美元歐元黃金等硬通貨(過去的教訓太深刻),絕不會再聽穆加貝的忽悠,更不會優柔寡斷。這會讓債券貨幣更快地貶值,通脹很快上升,最終,讓債券貨幣的壽命大大縮短,預計不會超過六七年。

  估計美聯儲的耶倫老太太也樂觀其成,坐看津巴布韋的債券貨幣的價值再次歸零。

  但穆加貝或許也不用操那么長時間的心,因為他今年已經92周歲了。

  今天的文章要說明的是,任何軍政府性質的獨裁政權,財政平衡都難以控制,比如上世紀后期的阿根廷多次換幣,是軍人執政或軍人干政很嚴重的時期;現在的委內瑞拉是個饑餓的社會,馬杜羅的黨派主要依靠的也是軍隊,等等。這時,貨幣不會有信用,也大多短命。這些軍政府、先軍政治等社會模式,都是等級社會的一種表現形態,他們印制的鈔票本質都是紙張。

  所以,這些國家的人民需要時刻掂量手中的紙幣,不能被障眼法蒙蔽。

守车人电子游戏